苏州话使用现状

在以前,一个土生土长的苏州人,会讲一口苏州话,是很自然的事情,而现在,孩子能够自然的和家人讲苏州话,倒是很少见了,变成不自然的事情,这个不自然本身就不自然。绕口令了。

不太乐观,从年轻人使用情况来看,不管是从家庭、学校、还是其他场所,苏州话使用都式微。

从成年人、家长的角度,在家庭成员之间,如果成年人都会苏州话,相互间说苏州话的频率就会高些,而面对孩子时候,很多又切换到普通话,即所谓的“教育语言”,很多家长离开普通话就不会教育孩子了。可能是因为苏州话太软、太糯了,怕孩子听不进去。

而孩子的......

2019 - 07 - 12

读《1Q84》

村上春树在一本书中说过,好的小说家,不是看他的词藻是否华丽,而是会在故事中写出良好的节奏。

而村上春树的小说,节奏安排得很好,厚厚的三本书,我也很快的读完了。真希望村上春树去参与编排枯燥的教科书,让学生们喜欢上节奏好的教科书。

不知道中译本有没有删节,这本的译者是施小炜,开始还担心和另一位译者风格是否会不同,不过读者也没有太在意,关注故事本身。

结局部分,本以为会天下大乱,但看看页数不多了,估计也不会有很多故事发生,果然,结局是出乎意料的简单,或者是未完结。

NHK收款员真是执著,大概不......

2019 - 07 - 09

读《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》

很奇怪的是,从高中开始,就立志作音乐指挥家,他的好友中,没有人会是在十几岁时候就立志做这个职业,我年轻时候,大部分人都不会去玩音乐,虽然听音乐的人很多,偶尔几个玩玩吉他什么的,都只是兴趣爱好,都不会当职业。

小泽征尔有了高中三年,和大学三年,做了6年的指挥,基本功非常扎实。

到了美国,虽然英语不太好,但也避免了办公室(乐团)政治之类的东西,认真的学习,终究成了了不起的指挥家。

后来还办起了教学,不是教指挥,而是教弦乐四重奏,因为他认为四重奏的形式刚刚好,相互间能聆听、讨论,而大乐团成员之间......

2019 - 06 - 27